妈妈的味道(四)少女情怀

来源:佚名 人气:29748
这天我回到寄宿的家,卿姨求我一件事,我惊讶的看着她说:“你都有事求我的?你不是钦差大臣吗?”    她说:“我有个亲戚今年高中毕业,没有考上大学,整天要死要活的,我怕她出事,想找个事给她干干,整天瞎胡混也不是办法。”     我说到:“你咋不找你老公啊,他干那么大的事业,那不能塞个闲人啊?”     卿姨翘了翘嘴说:“就是不能让我老公帮忙,就他那德行把人家女孩子搞到他身子底下到是小事,就怕说不定那一天她成了正宫娘娘,我被赶出来就大灾了。”     我笑弯了腰说:“哈哈!行啊,到我餐厅站门口迎迎客,不用受累受苦,但难保我那天看上她把她搞到身子底下也说不定哦。”     卿姨说:“那可就阿弥托佛了,那她就造化啦,我薛家可攀上光了。”     我戏弄到:“卿姨,你怎么感谢我啊?”     卿姨说:“你又不愁钱,要是要钱了我给你几十万答谢你啊。”     说完神秘的看着我说:“要不是我又和你的鸡娃子玩玩?” 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啊呀!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平常我都要求你的,今天咋主动要帮我淫淫呢?”    她丝毫没有害羞的说:“这不是报答你吗。”    我瞪了她一眼说:“别,那有你那种报答的,还要把我捆上,像审犯人受刑似的。”     卿姨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说:“你不是说喜欢SM吗。”     我用手点着她的头说:“你是有虐待狂倾向,肯定是被老公虐待惯了,现在找我发泄了。”     卿姨哼道:“那你来不来啊?不干我就睡觉去了。”     我转过身说到:“你才是我的克星,一个纯情少男被一个熟妇玩死了。”     卿姨一边绑我的手脚一边说:“网上不是说现在人喜欢熟妇吗?你这是找对了。”     卿姨把我推倒在沙发上,又找来纸巾,湿毛巾,还找来了一个毛笔,不知道干啥。卿姨脱了我的裤子,慢慢用手玩弄着我的鸡娃子,还用手指沾了些她的吐沫擦在我的马眼上,而后用手指开始玩弄我的马眼,有些疼但更大的是性奋,过了一下她又用那个散开了笔尖的毛笔扫我的龟头,这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,看住茎茎在那里抽搐抖动着,卿姨拿了纸巾包住我的龟头,不让我射的到处都是。     我说到:“卿姨,你越来越叻了。”     她哼了一声说:“要不是怎么能管住你。”     她还是等我的茎茎完全软了才帮我解开绳子,这次我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。      她平淡的望着我说:“你想干什么?我叫的。”      男人也有个缺陷,射完精整个人的性趣就直线下降,没有了射精前的那种性奋劲了,我还是伸手揉了揉她的乳房,她也没有反抗由着我揉着。     她一个手伸到我下面抓住我的茎茎藐视的说:“都软不拉几了,你还想干啥?还能干啥?”     我狠狠的说:“你等着我下一次把你强奸了。”     卿姨装着好害怕的说:“小刚,不要啊,我好害怕的。”     过了两天卿姨带了那个女孩子来,人长得不错,跟卿姨姓,卿姨说叫她阿慧就行了。她叫卿姨姑妈,好天真活泼的女孩,只是不读书,否则连个大专都考不上?我带她到餐厅,让她换了件旗袍,站在门口迎客,反正是清闲的工作。当天晚上几个哥们卡拉OK,我也带她去乐乐,喝的醉醺醺的,哥们开了房间把我俩丢到酒店就走了。     半夜起来拉尿,迷迷糊糊进到卫生间,见到阿慧坐在坐厕上睡着了,我把她抱到床上,自己拉完尿又睡。第二天早上听到卫生间的声响醒来,走到卫生间看看,原来阿慧在那里吐呢。     我说她:“昨天喝的现在还能吐出来?”     阿慧说:“昨天倒床上就睡了,顾不得吐了,今天早上才觉得反胃,吐了点清水”。     阿慧一边说也,一边淫淫的望着我的下面,我这时候才觉得下面凉凉的,低头一看,原来是光着屁股的。     我羞怒的说:“阿慧,你有没有搞错的,第一天上班,趁我喝醉酒脱我的裤子,还说是刚出校门的纯情少女?”     阿慧反驳道:“你昨晚脱了我的裤子在先,我才脱你的裤子的,要不是我不亏啦。” 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昨晚她拉尿坐在坐厕上睡着的事,我就说:“真是好心不得好报,昨晚上你拉尿坐在坐厕上就睡着了,我好心把你抱回床上的,早知道等你坐在坐厕上睡一晚上。”     阿慧还在狡辩说:“那我也被你看到了,我长那么大,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看到那里啊,人家可是纯情少女啊”。     我知道她在说笑呢,根本没有把那事当一回事,现在的女孩子思想先锋着呢,我说到:“纯情少女?趁人家睡着扒人家裤子?你知道羞字怎么写的吗?”     阿慧有些羞羞的说到:“老板,你那玩意不像网上看到的那么粗大,耷拉着脑袋比我家刚出生的鸡娃子大不了多少”。     我被一个小姑娘戏禄着,我气气的说:“喝醉了酒,都睡死了,那玩意也休息啦,还挺住个脖子干啥?不累吗?你现在动动它看看?”     阿慧毫不羞涩的说:“好啊,我真的想看看真的男人那玩意是咋样的,网上的看多了,没啥意思。”     我瞪着她说:“现在的女孩子咋这样开放,在网上看男人的生殖器?”     阿慧一边拉着我的手往床边走,一边说:“哦,就兴你们男人看,就不兴我们女孩子看?”     我躺在床上,岔开大腿,阿慧坐在我身边用手玩弄着我的鸡娃子,看来她确实在那些网上逛过,手法挺娴熟的,我也把手伸到她屁股地下摸着她的自留地,她干脆跪在那里翘起屁股让我摸,我把她的裤子拉下来,她的女内裤和那些大多数的少女内裤一样,素色没有什么蕾丝,什么花的装饰,只有那些年纪大些的熟妇们才要靠那些性感内衣娇媚自己和老公的,少女的身子本来就不缺乏吸引力,不用那些额外的性感。     阿慧的毛毛不多,就像那些人骂人的话“毛都没张长呢”大多数还都是黄黄的软毛,只有个别的毛毛边黑了,我轻柔的抚弄着,两片嘴唇间越来越湿润了,我把嘴贴近过去吸允她。    她把屁股扭到旁边说:“老板用嘴亲女下属的逼有失身份,你还是用手摸吧,你的茎茎真的硬了,竖了起来啦”。她得意的用手拨着我的茎茎,还转身弄了一张纸巾撕成一小块,粘了些吐沫,把那张纸粘在茎茎上。     她笑着说:“这就是传说里的扯旗啦”。     我笑着回应:“阿慧你真会玩,但弄个白旗给我挂着多不好啊”。     阿慧用手拨着我的茎茎,玩着那个旗帜说:“我下次弄个红旗挂在老板的旗杆上”。     过了一会阿慧趴在我身上说:“老板,今天是我生日,我要送个礼物给你”。 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好啊,什么礼物啊?”     阿慧坐起来,蹲在我的鸡窝上,一边用手扶着我的茎茎对着她的小穴,一边说:“一个大美人啊”     我知道她要和我爱爱,把这个做一个礼物送给我。她一边弄着,女在上本来就不好插进去,加上女孩子穴口又小。     我笑着说:“阿慧,你在下面,这样容易一些,别玩那么高难度”。     阿慧已经找对了穴口,我感觉到龟头已经插到洞门口了,刚想抬起屁股把茎茎插进去。 阿慧红着脸说:“我这可是第一次,网上说会很痛,我在上面好掌握。” 我惊讶的摆手说:“阿慧,我好开心你给了我那么大的礼物,但你想清楚了吗?我们才认识一天啊!” 阿慧毫不在意的说:“你怕什么?怕我缠住你啊?要不要拿个身份证看看,是不是未成年少女啊?” 阿慧还顺手拿了旁边的我的一条内裤塞到我的两腿之间,怕流出来的血搞脏人家的床单,阿慧轻轻的蹲下去,我感觉到穴穴里面好紧,龟头也像上次和月环做的那次一样,像有个门帘挡住了龟头,不让龟头钻进去,阿慧吸了一口气往下一蹲,而后趴在了我的身上。 我一动也不敢动,紧紧的搂着她,我亲了亲她的额头,阿慧的额头渗出了汗珠,她满脸幸福的亲吻着我,我们俩个的舌头在相互的嘴里搅动着。过了一会阿慧轻轻的抬起她的屁股,看着她的笑脸,我知道性的兴奋已经战胜了处女摸破裂的疼痛。她上下抽动着,脸上欢快的笑着,我用双腿紧紧的夹住她,又用手抱紧她的腰,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这个过程她的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茎茎。 阿慧笑着说:“你好能耐,轻点哈。” 我把她的腿分开,前前后后快速的抽动着我的水枪,“唧唧”声和“啪啪声交相呼应着”。 那次兴奋完我没有拔出茎茎,就那么样紧紧搂着继续睡了,反正两个人的酒还没有彻底醒,一直睡到下午才真正醒来。 阿慧搂着我说:“我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可叫你“老公”的啦”。 我点头叫到:“老婆”。 阿慧红着脸应到:“哎,老公。” 穿衣服的时候,阿慧放在我屁股下的那个内裤上真的有一块血,还好床单上没有。 阿慧说:“这个内裤可惜了。” 我说到:“谁说的,这是阿慧送给我的礼物,我回去要好好保存着。” 两个人回到借住的家,一进门卿姨就问:“你们俩昨晚到那里了?” 阿慧抢先说:“姑妈,昨晚喝醉了和老公开房啊。” 卿姨惊讶道:“你们年轻人咋那么随便啊?一晚上就老公,老婆了,天啊!” 我跟阿慧说:“老婆,咱们赶紧洗个澡换件衣服,还要回去餐厅看看呢。” 阿慧一边和我走进里屋一边说:“姑妈,把我的东西搬到我老公的房间,以后我要和老公睡了。” 卿姨摇着头忙活着,卿姨出出进进的搬东西,见我们卫生间的门也不关就说到:“你们洗澡关好门啊。” 阿慧反唇相讥到:“我们两公婆洗澡关门干啥?” 卿姨生气的说:“不是还有我的吗?” 阿慧说:“姑妈也不是外人,你不偷看不就没事啦,不过你也可以进来洗的。” 卿姨生气的说:“成何体统!” 阿慧戏弄到:“哼!姑妈,你和我老公孤男寡女的那么久了,难说没有什么越轨的地方,但从今后就不行了,他已经有老婆我了,除非你肯当小老婆,这样我的辈分就大过你了。”